德国留学:实习是大学生活的一部分

时间:2017-06-28 16:49:54 留学德国 我要投稿

德国留学:实习是大学生活的一部分

  德国留学:实习是大学生活的一部分

  离开大学,步入职场——奔波劳苦的生活就此开始。 阿克塞尔鲍曼(Axel Baumann)已经不再是大学生了,而是汉堡一家公司的“初级品牌经理”。工作让他改变了许多。还在试用期是不是就可以幻想休假了呢?下面就是鲍曼—— 一个德国普通大学生毕业生——初入职场的故事。

  步入职场前后,完全是两种人生。这听起来有些夸张,但却是事实。离开校园后,在我的私生活以外,又多了一种职业生活。随之而来的是种种权利和义务。至于我在大学时代是否也朝九晚五的工作,或者“晚舞朝酒”的玩乐,没人会去计较。按时到课堂报道?几乎没有过。

  从明天起,我却必须按时到班了。此前不久我刚刚与一家汉堡的公司签署了一份无限期的劳动合同,我将以“初级品牌经理”的身份开始我的职业生涯。这种生活明天就要到来。我将毫无退路的进入成人的世界。

  不过我不是早就成人了么?难道一份工作合同才是完成了我成人礼的最后一项仪式?我今年24岁,在德国和国外的大学学习了9个学期。我有驾照、有朋友、有熟人、有抱负、有梦想。我有选举权,可以饮酒,能够独自周游世界。还差什么才算是成人呢?难道我不早就是成人了么,或者即便开始工作也还不够格?凯斯特纳(Erich Kstner,德国着名作家,1899-1974)曾断言,人们不能像抛弃一顶旧帽子一样将童年抛弃。

  我决定,在今后几个月里仔细观察自己。看看职业生活会怎样将我改变。

  熨衣服,上谷歌——向别人介绍自己

  《如何成功度过试用期》,《试用期应对诀窍》,《从职场菜鸟到精英》——这只是初入职场参考书的一小部分。在入职前一周,我特意不去看这类书籍。在上班第一天前的傍晚,我坐在房间里,一边熨衣服,一遍在谷歌上搜索信息。从后者那里我也能得到不少参考意见。

  我很快就找到了几点建议,显然是针对那些已经具备了相当软实力,却不懂得人情事故的职场新人:

  1. 当你了解了所在企业的规矩,并获得同事允许后,用“你”来称呼同僚。

  2. 在最初的一段日子,不要谈论假期和周末。

  3. 不要参与任何说三道四的谈话。你还不了解情况。

  我决定,我绝对不会和未来的同事这样嚼舌头:“哎呀,忙忙叨叨的赫伯特,你的假期过的怎么样?脸色苍白的芭芭拉看起来有点忙过头了,她恐怕又需要休假来缓缓了!”

  等到我整理好西服,熨烫好衬衫,已经很晚了。我上床躺下,把被子一直盖到脖根,想象着明天向别人介绍自己时的情景。“你好,我叫……”太正式了。我应该显得更热情一点。“大家都叫我……”,这样又太不自然了。

  想了四五种开场白后,我睡不着了,不过我没有闭着眼数羊,而是继续在脑子里预演自我介绍的情景。最后我终于睡着了。

  第一天——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“您上一次尝试某种从未尝试过的事物是什么时候?”我吃早餐的时候,报纸上一家德国汽车企业的广告词如此写道,我随即也问自己:我上一次尝试新事物又是什么时候呢?肯定有一阵了吧。

  今天我就要首次尝试入职新人这个角色了,这也将成为我的最后一次。我开始了我的职业生涯。我工作第一天的安排是这样的:

  9:02 电梯颤了一下,门打开了,两个前台小姐中的一个满面堆笑的招呼我,好像我在某个有奖竞赛中获胜了一样。

  9:36 在公司里简单转了一圈以后,我大概知道了公司的布置和同事的名字。不过,我后来忘记的部门和名字比记住的要多。

  10:13 我呆呆的看着为新员工准备的入职指导和欢迎花束,这两样东西都在我办公桌上,而办公桌也就是我视线所及的全部空间了。

  11:47 上午平静的过去了。没有任何人、任何事打扰我。同时,我也没什么事可干。

  13:02 我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。原因:午休时间到了。在等电梯的时候,我终于把同事的.样貌和名字对上号了。

  15:28 在30分钟的讲解后,我大概了解了我的公司、客户和工作方式,而当天下午我剩下的工作就是:继续看入职指导。所以,我又继续开始盯着文件夹和花束发呆。我甚至开始试图回忆起这种花的名字。

  17:19 我感到有些累了,开始幻想着到意大利度假。

  17:36 大家为我开了香槟。看着对我充满好奇的同事,我开始了自我介绍。完全是即兴发挥。

  18:10 带着一丝醉意我回到了家。

  21:36 作为我第一份正式工作,它第一天带给我的,除了疲惫,没什么值得一提的变化。

  21:44 在克莱伯(Claus Kleber)和高泽(Gundula Gause,与前者一样都是电视主持人)的节目让我入睡前,我就睡着了。

  熊猫眼先生的眼霜

  几天、几周过去了,试用期变成了我个人的压力测试。我所在的小组正在为一个大客户的新产品做发布宣传企划。这意味着很多无偿的加班。

  我很快就发现了我身上的变化:我有了黑眼圈。办公室生活让我看上去很糟糕。周末的时候,我总也睡不醒。这样的压力前所未有,且非常巨大。不过这也算是个好现象,我的上司对我说:“我们必须保持持续的压力!只有这样新员工才能学会如何工作。”一般情况下,我的老板都很随和,不过有时候也会打官腔。

  第二天,我试图在午休时为消除熊猫眼做点什么,于是就去了一家商店,买了一些眼霜。晚上,我在眼皮上一边擦眼霜,一边寻思:是不是有必要在试用期就计划一次度假呢?

  中期考评

  三个月后,我迎来了第一次回馈谈话。公司领导在试用期过半后约我到会议室见面,他突然掐住我的脖子,狠狠的关上门,对我大叫:“阿克塞尔 ,你到底有些什么想法的!?”“啊……”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。他咆哮道:“没有想法?!这就是你的问题!”

  我从恶梦里惊醒,被吓的魂飞魄散、满身大汗。第二天,我真的坐在了老板面前,他平静而客观的对我说,无论是同事还是主管都对我前半期的“表现”很满意。

  我在老板的表扬下有些飘飘然,并首次意识到,这份工作改变了我。在过去几周,我的自信心不断增强,因为我越来越受到认真对待。不过,职业生活也给我的个人生活带来了一些消极的副作用:有点注意力下降、匆匆忙忙和反复无常。在下班以后,我经常打哈欠,听别人说话总走神,而且变得丢三落四。

  工作以后,我总会听到朋友和熟人对我的抱怨。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变成了工作与生活的战斗:是不是只有学会了同时且平等的关注两个“大项目”——工作和生活——才算是长大了呢?是不是只有达到了这一点,且没有亏待了谁——尤其是没有亏待了自己——才算是长大了呢?

  我很快就意识到,我不能对那些热情的同事太热情,而且要保持一点距离:我要时刻注意,不要让太多、太无聊的工作落到我的桌子上。免得我独自加班到很晚,而别人却早早回了家。因为伯恩德斯特罗贝格(Bernd Stromberg,办公室情景剧中的人物)——办公室里的哲学家(研究领域:现代办公室工作),早就明白:“如果你把黄油面包上的黄油让给别人,迟早会连面包也没的吃。”

  我努力遵循这一建议。一般情况下,我和同事们没什么问题。他们都是很好的战友。不过公司里的彩色复印机就不那么讨人喜欢了。有一次我去复印,结果遇到了严重的问题。指示灯闪个不停。这是机器出错的表现。这种事经常发生。而这会引发我的攻击欲——这种情况我在大学时就出现过——这种攻击欲一般不会指向人,而是指向办公设备,比如电脑、打印机或者彩色复印机。

  对这种状况,汉堡的犯罪学家、教育学家韦德纳(Jens Weidner)在他的《辣椒战略》(Peperoni-Strategie)这本书里推荐一种积极的攻击行为:“如果有人跟你对着干,那就要让他知道,您不会容忍这种行为。”于是,我狠狠的踢了彩色复印机一脚,然后回到了我的座位。

  接下来的日子过的很快。我的工作量很大,在这个过程中我也越来越驾轻就熟。我熬过来了,因为我别无选择。有时候,我感觉工作填满了我的整个生活。办公室生活变成了日常生活的全部。

  这种循规蹈矩的办公室生活很少被打断,除非发生一些真正的新鲜事。比如,今天就是我第一次参加客户沟通会议,我要在会议上向客户展示我们的工作成果。当我测试会议室的投影仪时,颇有一些兴奋。随后,客户落座,我开始报告,我能感到自己在说,在做手势,在紧张的出汗。7分钟后,我的报告结束了。两个小时的会议后,我恨不得扯下身上的衣服,跳进泳池。不过这是不可能的,因为我还要制作另一份PPT的报告。

  报告过后,工作照旧。对此我也要慢慢适应才行。因为,过去在大学里完成了重要的报告后,我早就去喝啤酒了,而现在我只能回到桌旁继续工作。

【德国留学:实习是大学生活的一部分】相关文章:

1.留学德国大学课程

2.留学德国基尔大学

3.德国留学吉森大学

4.德国留学初期生活的必备手册

5.德国留学:德国大学另类排行榜

6.德国留学:申请德国公立大学

7.德国留学:拜罗伊特大学

8.大学生留学德国的条件